科技部:尚未发现复阳患者导致疾病传播的确切病例


布鲁金斯学会非居民研究项目研究员凯末尔·基里希(Kemal Kiri?ci)表示,“如果新冠肺炎继续蔓延,土耳其的卫生能力无法应对病例激增,公众对难民本来就已经有很强的不满情绪,如果在此情况下还与难民共享卫生系统,情况将进一步恶化。”

这份调查还指出,由于人手不足,即使是怀孕或是患有慢性病的医护人员也仍然继续留在危险部门工作。医护人员的工作环境存在通风不畅的问题,他们还缺少医用口罩、手套、防护服等个人防护装备。

医护人员人手不足,“孕妇都要上场”

“数据表明,医护人员的个人防护和工作条件存在严重缺陷,这些情况会加剧医护人员患职业病和发生工作事故的风险,引起他们的焦虑和恐慌。”土耳其医学协会强调,再次提醒卫生部门应改善医护人员的工作条件并提供防护装备。

特朗普拿纽约州长高支持率邀功 科莫:不会上你的钩

“由于前期控制措施不严格,疫情在加速扩散,未能得到有效的控制。”上海外国语大学中东研究所副研究员邹志强对澎湃新闻表示,土耳其的疫情严重程度最终可能不亚于伊朗。“对照其他国家的经验和土耳其自身的疫情发展趋势来看,预计短期内难以阻止土耳其境内疫情的快速发展。”

新冠肺炎疫情陆续在中东腹地伊朗和欧洲大陆肆虐,夹在当中的土耳其也最终“陷落”。自3月11日土耳其报告第一例确诊病例以来的20天内,确诊病例数已迅速过万,增长趋势较疫情发展同期的意大利更为猛烈。

3月30日,埃尔多安发起了一场名为“自给自足,我的土耳其”的全国募捐活动,帮助受疫情波及的贫困群众,并承诺捐出自己7个月的工资。埃尔多安还呼吁所有议员和各政党成员参加募捐运动,并表示将为卫生工作者工资提供60亿里拉(约63.6亿元人民币)的支持。

但是《金融时报》也分析指出,土耳其与意大利的社会情况很相似,家庭联系紧密、多代共同生活的家庭很普遍。这种情况加速了病毒从年轻人向老年人的扩散。和意大利一样,由于防疫观念没跟上,医护人员也开始出现了感染。

库克县警长汤姆·达特27日曾表示,目前约有5000名囚犯被关押在当地监狱内,这是该监狱有史以来关押人数最少的一次。他说,将允许监狱在未来几天内让每名囚犯拥有单独的牢房,那些面临心理健康问题、需要狱友协助治疗的囚犯除外。